我们为什么要“终止捕鱼”?

因为鱼类和水生无脊椎动物从未以个体被同等看待;
因为它们完全没有被保护;
因为这些动物几乎都处于被饲养、捕捉、杀害,并成为人类或其他养殖动物的食物;
因为大众对此仍不了解,现有的动物保护项目也常常忽略这一领域。

以“终止捕鱼”为宗旨的世界日宣扬的是,废除捕鱼和水产养殖,关注鱼类、壳类及头足海生。

捕鱼造成上万亿的牺牲

每年,成千上万亿的鱼类、壳类及头足海生被杀害。

大量的水生动物在光天化日下面临死亡,或者被生杀和取出内脏,或者被叉形捕具抛回海里,奄奄一息。其余的甚至由于连同渔网从深海底被捞出,压力骤减,身体爆裂而亡。而被囚禁于绝大部分水产养殖场的动物,它们生活的环境十分恶劣,那里混杂拥挤、寄生虫频发、疾病蔓延...

鱼类的生活未被我们真正看见

由于它们不生活在我们的土地上,由于它们并非是和我们一样的哺乳动物,由于它们不通过面部表情或是叫喊来表达情感,这类动物尤其易于沦为我们所谓“物种歧视”的牺牲品。它们和我们不一样,因此对于它们以及它们的遭遇,我们无法真正感同身受,我们低估了它们承受痛苦和体会快乐的能力,也低估了它们的认知能力和社交能力。其实,我们对它们并不感兴趣,也不在乎捕捉或是养殖的方法,它们死在鱼商的案板上,或是成为大型分配的产品。

这就是为什么说鱼类的生活未被我们真正看见,因而有必要设立一个专门的日子,致力于抵制对鱼类的剥削。

捕鱼不是必要的

我们不需要通过消费鱼类或其他动物来保持健康的身体。我们完全可以健康地进食,而不制造任何杀戮。

我们可以思考和实施那些以捕鱼为生的人的转行问题,以及相关的鼓励措施和经济调整(这里的链接到达页面“为了深入”)。   

法律必需

全社会都一致认为我们不应该在不必要的情况下虐待或屠杀动物。我们对鱼类、水生无脊椎动物,和相关无以计数的个体造成伤害,鉴于这些巨大的过错,我们应该停止对它们的剥削,终止血肉屠杀。我们不能为了消费它们的肉体就将奴隶和谋杀合法化。

要求废除捕鱼和水产养殖回应的是法律的必需,如同所有有感觉能力的存在物那样,鱼类和水生无脊椎动物的基本权利,如自由不被占有、不被虐待、不被杀害,也应得到确认。